至于敬,无法形容的西湾赌城

入行不久,开始感受到写手的艰辛。有时候为了构思一篇好的论文,得费很多脑筋,对脑细胞的损害时很大的。有了思路,写作便轻松了许多,有如行云流水。写手几乎是全能的,客户要求什么专业的论文,只要是文科累得都要能写、会写,这样才能接到更多的订单,有更多的收入。一开始我很少接专业以外的文章,感觉不是自己擅长的应付起来很困难。后来在好友的鼓励下做了尝试,效果很好。从此便大刀阔斧地做了起来。写了一些文章之后,感觉还是自己专业的写起来顺手,毕竟很多理论知识都熟悉,语言风格也更符合。
相比收入,写手的劳动是很辛苦的,有时候为了赶稿件,熬夜写稿时经常的事。写手毕竟不是一个长久的行当。
前些天,好朋友给我打电话,怀念感慨我们的高考十年。“岁月若白驹之过隙”,弹指一挥间,当初充满理想的追梦少年已到了而立之年。曾经的梦想都被现实生活磨灭了,没有了理想,生活没有了激情。现在,更多是为了肩上的责任。十年,生活改变了我们。而我们能做得就是在生活面前保持最真实的自己,不跟风,不迷失。当我们额头长满皱纹的时候,别让皱纹长到心上。
聊起了职业,好友说想不到我竟会当起了老师,而且还有声有色。她说,记得上学的时候,他们一直认为我是玩世不恭的家伙,说话面带嘲讽的表情,总喜欢搞一些捉弄他们的恶作剧,这样一个人站在讲台,想象不出是怎样滑稽的场面。其实,他们不知道我内心对教育的热爱。每天面对那些孩子,总让我感到无趣的生活充满激情,他们是年轻而富有梦想的,多么像当年的我们。
现在,天各一方,平时的联系也仅仅依赖于电话和网络,见面是奢侈的。非常怀念高中的日子。但愿再过十年,我们有对生活的自豪,彼此都能取得一些所谓的事业上的成就吧。
前天,去给女儿修鞋。天大热。在修鞋摊遇到一极品。该极品长得奇葩似的惊艳,其言行更是让人作呕。先看他的坐姿,翘着二郎腿,把他的一双臭得令人作呕的蹄高高举起;一双袜子破得十个脚趾头掉了六个。虽说我们提倡构建节约型社会,但也不必节约到这程度吧?再看他的打扮,衣着邋遢,发型更是奇葩得无法形容,手上戴着俩硕大的金戒指,举手投足间总把金戒指拿起来瞧瞧,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手上的金疙瘩似的。言谈的都是一些男女之间极为恶俗的事。至于他的那双鞋,是我有史以来见过的还在为脚服务的最为破烂的宝贝了!!这种人,我一般都远之(至于敬,那根本就是没有的了)。